销量不佳 资方退场 自燃的理想汽车恐怕过不去2020 | 风眼前线

2020-05-18 09:53:12老虎机游戏登入

出品 《风眼》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

作者 李婷 编辑 于浩

这是《风眼》栏目的第 342 篇原创报道

周意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到手才7天的新车,居然会在马路上“自燃”。

5月8日,他正开着新车外出,却听见前机舱响了两声,紧接着开始冒烟,下车后他眼看着火苗从黑色外壳缝隙冒出,窜出一米高。好在周意是名退役的消防兵,很快找到三只灭火器以及水枪,一番忙碌后,火熄灭了,可这款车的前舱也只剩下一片焦黑和缕缕灰烟。

大约一周前,驾驶着同款理想One的一名车主在高速上突遇刹车故障,所幸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刹车事故发生后,理想汽车称是电子元件偶发故障,并不存在批量风险;而自燃事故的具体原因还在分析中。

接连的事故,让新造车势力理想汽车来到了风口浪尖。

2019年特斯拉、蔚来因出现多起电动车自燃事件,股价随之跌入低谷,蔚来因此召回了4803辆ES8电动车,只更换电池一项就花了3亿人民币。

对理想汽车而言,接连发生事故,给其刚经历疫情稍有好转的销量,蒙上一层阴影。

失去先机

为了能交付理想One,李想努力了5年,准备了15年。

成立理想汽车 (原名:车和家,于2018年改名为理想汽车) 前,李想曾在2000年创立泡泡网,4年后就实现了2000万收入;2005年成立垂直资讯平台汽车之家,5年后纽交所上市,估值高达39亿美元;蔚来汽车、小牛电动都曾接受过他的个人投资。

15年创业积累的人脉、财力、眼界,让李想看到一个做实业的机会。

当时政府推出补贴、优惠政策鼓励发展新能源汽车,一时间,从整车厂到产业链各参与者,不管是做内容、平台、还是零部件的公司,都希望顺势而为,改变已被巨头把持百年的汽车市场。

想到能再造一个丰田,李想就很兴奋,便迅速加入了这场新造车运动中。

林斯棉在2016年初到北京理想研发中心时,那里还只是由4S店改装成的两层楼房,办公室的工位还在改造中。李想用富有"煽动性"的语言很快就挖来了一批工程师、技术人员。公司从2016年初的30多人,到年底变成300多人,翻了10倍。

但他却走了一次弯路。这让理想汽车与同期成立的新造车势力蔚来、小鹏、威马相比, 足足慢了近两年,直接错过 新能源汽车 行业发展高峰期。

最开始的两年,李想的策略是,先做一款低端车——双人座的SEV(Smart Electric Vehicle),然后再打造一款高端SUV。

理想汽车的第一款双人车SEV

林斯棉就曾参与到SEV项目中,他谈到,一方面从低端车做起,能与数百家新能源车有差异化,也能快速迭代升级;另外当时在三、线城市,类似的小车已有300万左右的销售量,而这种小车在大城市并未普及,市场空间大;此外政府也给出一些信号,将会学习欧盟在代步车的法规上进一步完善。

“2017年SEV面世时,在国内是卖给一二线城市的老年人、妇女等,在国外希望做成共享模式,预计2018年能出口英国、意大利等5个国家,销量可接近1万台。”林斯棉说。

然而本来在2018年3月计划上市的SEV,却在同年1月正式叫停。谁也没想到,北京大兴的一起大型火灾让这款SEV彻底胎死腹中。

2017年底,北京大兴的出租屋因放在楼下的电瓶车电池爆炸,发生大规模火灾。就此工信部等6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的通知》,严禁将电池放入室内。

而SEV设计之初,由于充电桩尚未普及,便设计了2个能交替使用的锂电池。但锂电池的爆炸风险高于用在电瓶车里广泛使用的铅酸电池。

“把锂电池带回家相当于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林斯棉谈到,再加上计划中政府对代步车的管理规定也迟迟没有出台,即使上市,理想SEV也将沦为“黑户”。

诸多原因下,SEV的计划就此停止,理想汽车错失了两年大好窗口期,此前融到的27亿人民币至少有一半打了水漂。

值得庆幸的是,李想提前一年启动了SUV项目,也就是后来量产交付的理想One。

“当时SEV流产后,还好大家手上都有新项目,不然可能很多人都会离开”,理想汽车员工张奇谈到:“也有一些投资人为小车计划流产而感到高兴,毕竟大车更贴合新造车的主赛道”。

李想很快在2018年3月拿到了至今为止最多的一笔 30亿B轮融资,这也缓和了SEV项目的损失。 为了快速挽回市场、投资人的信心,同年10月,李想召开了创业三年以来的第一场发布会,并将车和家品牌换成“理想汽车”。

有人在参加这场发布会后也感受到了李想还是有点慌,活动现场布置也比较简单,网站与其它官方平台也刚上线不久,车型也尚未最后敲定……

就在李想"PPT造车"的2018年,其他新造车势力已经开始量产交付。蔚来、云度、威马、电咖、新特、合众等六家造车新势力合计交付共2.6万多辆电动车,走在前面的蔚来在2018年便累计交付1.1万辆。

知名车企研究员廖杰谈到: “2015年前后,虽然标准、技术、市场都不成熟,只有补贴完善, 理想汽车其实错失一波政策红利,出生就进入了竞争激烈、只有头部有机会跑出来的时期。

廖杰表示:“新能源汽车行业看似热闹,其实很多都是为了赚快钱、获得补贴,很少有公司能投入大量资金、人力做研发。”

要追赶上已做了15年的特斯拉,还是不现实——在2018年,国内整体新能源汽车销量才100多万辆,却有约11.14万辆新能源汽车被召回,涉及北汽、江淮汽车、江南汽车和重庆力帆4家车企,北汽在2018年就两次召回近7万辆新能源汽车。对于国内新能源汽车企业的未来,廖杰看得很理性。

国产新能源汽车不争气,屡出质量问题,政府只好引进国外合资品牌,甚至花大力气让特斯拉在国内建厂落户,各地的补贴政策也都逐渐缩紧。

新造车势力在2019年抱团进入寒冬。

造车门外汉

去年年底交付以来,理想One接连爆出刹车失灵、路边自燃等事件,很有可能给潜在用户留下“理想汽车果然不行”的直接感受,进而让其本就不理想的销量再次扑街。

事发之后车主周意所在的车主群、周围的朋友都一直问他"车到底怎么回事?",很多还没提车的车友都@他说"不敢提车了"。

据廖杰分析,造成自燃事件的原因比较多,比如产品本身线路老化、电池设计问题占比30%~40%;外部材料进入车内导致发生事故约20%~30%;充电时发生自燃约10%~20%。 而理想One自燃事件可能跟其增程式技术路线相关。

理想One的设计图公布后,就有人分析它的增程式设计存在隐患—— 并存的电路和油路在同一密闭舱中,容易因为高温而引发线路问题或汽油燃烧。

增程式就是一辆车有两套动力系统,由汽油发电机和电动机组成,当电池电量不足时,可以通过燃油发电,补充电力。

为了解决用户的里程焦虑,李想剑走偏锋,选择了这条少有人走的路—— 大部分新能源车都采用了纯电动的技术路线,没电了直接换电池或在充电桩充电。

有少部分车企也曾尝试过增程式,比如宝马、奥迪等品牌都推出过增程版,但都没有打开市场,广汽传祺的GA5增程版电动车在2014年上市,2016年停产。

也有很成功的增程式混合动力车,丰田在2016年年底在日本发布的一款增程式电动车Note e-Power上市后11个月,销量就超过10万台,一路冲到了本土第一,远超宝马、雪弗兰、沃蓝达等品牌增程式混合动力车。

理想One也想学丰田的这款爆款车,却又不太一样。Note e-Power是烧油驱动的同时,蓄电以增加续航,并不用插电;而理想One的主要驱动力是电,燃油只是补充电力。

做一款增程式电动车非常难,核心的增程器等硬件、以及智能化的软件几乎都没有太多前车之鉴。尤其是在OTA(空中下载技术)、软件算法、系统架构上,都需要理想汽车逐步解决。

张至元是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技术人员,他曾经在2016年了解过增程式,发现技术并不成熟,后来在2018年重新研究,但还认为增程式的未来并不乐观,他认为“增程式成为主力遍地开花的可能性不高,没有市场”。

李想也在近期改口,称理想One是一台“插电混动式电动车”,随后官网又将其改名为“智能电动大型SUV”。

如果将理想汽车的SEV流产仅仅归因于时运不济、政策难料,那么将理想One的技术路线选择偏离主流简单定性为"勇气可嘉"便过于牵强了。

理想汽车一路备受质疑的更深层次原因还是在于以李想为首的造车班子属于“互联网野蛮人、造车门外汉”。 前员工林斯棉谈到,李想当时还是想按照做互联网的思路先做出一款60分的产品,然后再逐渐迭代到80分。

林斯棉向凤凰网科技 (微信搜:iFeng科技) 谈到:“这种思路下,难免会对一些流程进行简化,比如第一款小车设计完成后就直接发标书给制造商, 省去了传统汽车造车中的软件仿真模拟,软模试验,工艺仿真等环节。

事实上,理想汽车的四位合伙人都没有造车经验,哪怕是出身三一重工的工程师马东辉,也是属于机械工程领域,并非汽车制造。

廖杰也认为,新造车势力首要的努力并不是拿出一款完美的产品,而是先活下去; 一般而言造车流程没有三年是做不出来的,理想One的测试可能只跑了一个循环就仓促上市。

在采访中廖杰感叹到:“新造车势力哪一家不是急哄哄地就把产品推向市场?不停地缩短研发周期、验证周期,后面不出问题才奇怪。”

除了造车核心技术选择、生产流程简化颇受争议,李想还面临着管理难题: 如何将来自不同企业的员工拧成一股绳?以及如何完善整个造车的流程和系统?

理想从起步进入到成长阶段,员工增长到三千多人。张奇感叹:“之前招的人都是八国联军,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和原来的工作方式,现在要把这些人调和在一个体系里做事情,这个过程还会持续很久,尤其是要做成一个国际化的公司。”

李想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高中就辍学创业的他选择重回课堂,于2019年加入了由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

张奇说,李想跟每个员工都能走得很近,不会像传统车企领导那样有距离感,但李想的想法很多,有时候让人有些跟不上,比如看到竞品之后,又会对产品细节不断要求修改,哪怕已经进入生产环节。

行业雪上加霜

去年10月份,上海新能源汽车展本来计划有60多家新能源汽车企业参展,结果网上却爆出,临近开展时有30多家倒闭、10多家因为参展费不够去不了。

新能源汽车行业自从去年补贴退坡后,整体销量已经出现同比下降的趋势,今年第一季度,销量更是拦腰砍半——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数据,今年3月新能源汽车产销 (不含特斯拉) 分别完成5.0万辆和5.3万辆,同比下降56.9%和53.3%;今年Q1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0.5万辆和11.4万辆,同比下降60.2%和56.4%。

张至元对凤凰网科技 (微信搜:iFeng科技) 谈到:“很多新能源造车公司,没有声息就倒了,比如去年爆出欠薪的前途汽车在疫情期间更是陷入困境。”

疫情正在加速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洗牌

国内造车新势力超过500家,但实现交付只有十多家,包括蔚来、威马、小鹏、理想、合众、零跑等等。这意味着更多“十月怀胎”还未量产的新造车势力,面临着要么胎死腹中直接倒闭,要么寄人篱下被收购的结局。

为了减缓整体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颓势,新的补贴政策也在4月份出台,将原本计划在今年完全退出的财政补贴延长了2年。

但其中一条“30万元以上不在补贴范围内”的标准,将走高端路线、价格高于30万的理想汽车拦在了门外。李想第一时间发微博抱怨,新能源补贴新政策的30万门槛,估计是为了限制特斯拉而设计的。但精明但特斯拉又迅速降价到30万以下,这对20~40万售价的国产电动车而言,是一次不小的打击。

李想的微博

个人订单少的话,关系牌打完,还不走量的话,就凉了。 ”廖杰认为,种子用户发力之后,理想One如何获得更多用户也是问题。

据了解,从4月份开始,理想汽车内部从高层到基层都在裁员,比例大概在10%~20%,“因为销量不好,我们都比较紧张”,张奇对我们透露了他的担忧。

今年理想汽车的预期销量是3万,目前累计交付量才6000多台,去年蔚来的销量也才刚过2万辆。

就在5月13日,天眼查显示理想汽车的工商记录又进行了大规模的变更,3位董事、17家投资方纷纷退出,目前只剩下8名董事和11位股东。张奇透露,此次工商信息变更主要是内部做组织架构调整,以及为赴美上市做准备。

也有分析师认为:“这对于投资人而言是自然规律,当项目不被市场看好时,投资人自然就会撤退。如果今年理想汽车没能稳住在新造车势利中的前3的位子,很有可能会快速淡出大众视线。”

记者在探访理想汽车位于北京的研发中心发现,理想汽车从去年年底开始已在筹备一款高端车型的新项目。当天有二十多家供应商前来洽谈,会议室全天都被订满了。而此前李想却声称理想One将是未来三年唯一的上市车型。

(张奇、张至元、廖杰、林斯棉为化名)

责编:于雷 PT032

往期回顾
    网站地图 新葡京彩票二分彩 新葡京彩票澳洲28 新葡京彩票北京PK拾
    申博官网33 太阳城申博sunbet官网 申博娱乐sunbet官网 申博代理开户登入
    彩八官方网站登入 欧博信手机官网登入 顶呱呱彩票新加坡2分彩 600w彩票网广西快十
    新葡京彩票北京快乐8 东方彩票江苏快三 新葡京彩票排列三 易博彩票新疆11选5
    东方彩票广东11选5 易博彩票上海快3 新葡京彩票韩式28 新葡京彩票福彩3D
    DC583.COM 8YKS.COM 787cw.com S6182.COM 877TGP.COM
    1113886.COM 988PT.COM 189sunbet.com 788sj.com 122TGP.COM
    2222XSB.COM 1112939.COM 797psb.com XSB163.COM S618Z.COM
    585DC.COM 361xx.com 181cw.com 8AKS.COM S618T.COM